<< HatePolitics 板 >>


LINE

第二篇要來談主要候選人 總共有五位 馬琳勒龐上一篇介紹過了 這篇要來談其他人出線的過程 人名會有點多 文依然長 -- 側翼搶先出籠   自有第五共和以來,從來沒有一次法國總統選舉如今年如此詭譎。   時間點要先拉回至2016年2月,現任總統歐蘭德(Francois Hollande)民調低 落,執政的泛左聯盟剛輸掉區級選舉,在野群雄個個磨拳擦掌,欲問鼎2017總統寶座。 大多數人認為右派這次是十拿九穩了,誰能代表右派參選誰就會是總統。因為兩輪投 票制的緣故,右派和極右派八九不離十會挺進第二輪,這時泛左聯盟和極左派預期會 圍堵極右而灌票給右派參選人,右派將以極大差距狂勝,一如2002年的場景。   單論首輪結果,輿論一致同意無人能挑戰極右派政黨國民陣線(FN)最高票的地 位。兩年來,其黨主席勒龐(Marine Le Pen)所主導的去妖魔化(dediabolisation) 運動收到相當成效,讓國民陣線在各級選舉中的得票率屢創新高。雖然上屆總統大選 只奪下第三名,但本屆剛開始就坐二望一,勒龐腦中只想著如何角力阻眾勢力於第二 輪合縱狙擊。2月8日,身為TF1晚間新聞的特別來賓,他率先宣布出馬角逐總統大位, 正式鳴槍起跑。   兩天後,極左政治人物梅朗雄(Jean-Luc Melenchon)也在TF1攝影機前宣布參 選。梅朗雄為法國極左極具影響力的政治人物,個人色彩濃厚,早期屬社會黨(PS) 之左翼,2008年時因理念不合脫離社會黨自組左黨(PG)。之後左黨與法國共產黨 (PCF)籌組左翼陣線(FG)參與大小選舉,從而當上歐盟議員。2012年,他代表左翼陣 線參選總統,以11.10%拿下第四高票,雖然不可小覷,但距離動搖主流政黨還有一段 距離。到了今年,梅朗雄執意參選,共產黨則屬意支持社會黨,聯盟分裂,梅朗雄因 而另新組政黨投入選戰,取名為不屈的法國(FI)。   梅朗雄的算盤是這麼打的:如果極右派能於歐蘭德的經濟失政中得利,沒道理極 左不能,更何況國際情勢對他有利。2015年1月,希臘極左政黨SYRIZA成為國會最大 黨,拿下執政權;同年12月,草創兩年的西班牙極左政黨Podemos及其盟友拿下了 20.66%的選票,成為舉足輕重的國會第三大黨。這兩晚,梅朗雄眉飛色舞地接受法國 電視台訪問,彷彿自己贏了選戰一般。但他有辦法把西班牙和希臘的經驗複製到法國 來嗎?其極左之主張包括下修35小時週工時至32小時(做四天休三天)、基本薪資增 加16%、加重高所得稅率、降低退休年齡等等,於國際關係上又和俄羅斯、中國眉來眼 去,讓多數選民卻步。當下這個時間點,沒有媒體看好他。 右派初選爆冷   兩位側翼候選人先行起跑完全在輿論預料之內,然而整個政治光譜中間的情勢就 沒那麼明朗了。   讓我們先談談右派的混戰。由於圈內人都認為代表右派者贏天下,因此競爭者頓 時多了起來。為選出最具正當性的代表,黨內初選勢在必行,這在法國政治史上可是 稀有事件。從前總不需比武,光看拳頭大小就知道誰是當然參選人,不然,較差之競 爭者也會顧全大局自動退出。不過政治遊戲已今非昔比,進入21世紀後,各黨開始舉 辦黨員投票形式的初選,但這與十年前民進黨所實施的「排藍民調」有著一樣的盲點: 因初選和大選之選民母體不同,導致初選勝出者反而是大選實力最低的。因此2012總 統選舉前夕,綠黨(EELV)和泛左聯盟各自舉辦了前所未有的「開放式初選」,意即 於全國設投開票所,歡迎各流派支持者投票給「心儀」初選人。由於開放式初選勞師 動眾,因此投票須繳納1至10歐不等之費用,此規費同時也有提高有心團體灌票門檻之 用意。當年泛左聯盟初選結束後敗選者均心服口服地作勝選者之後盾,因此奪下總統 寶座,從此為開放式初選立下典範。於是,早在2015年中,以共和黨(LR)為主體之 泛右聯盟就已達成共識,要用開放式初選解決公平競爭的問題。   如果說右派陷入混戰,那左派就更是一團渾沌,因為歐蘭德遲疑了。縱使第五共 和史上沒有不競選連任的總統,但民調低迷依舊使歐蘭德徬徨。如果執意出征,那左 派要角雖不悅苦水大概也只能自己吞,之後還得挺著大逆風幫忙造勢;倘若急流勇退, 那最好別拖太久,否則將壓縮到黨內初選和造勢晚會的時程。然而,歐蘭德似乎完全 沒有趁早表態的意圖。   勒龐和梅朗雄出籠也相繼帶出了右派初選競爭者們:前總理費雍(Francois Fillon)、亦曾任總理的波爾多市長朱佩(Alain Juppe)、因假帳風暴沉潛多時之前 黨主席柯佩(Jean-Francois Cope)、新生代實力派柯希斯柯莫里塞(Nathalie Kosciusko-Morizet)和勒梅爾(Bruno Le Maire)等。儘管初選人數眾多,熱鬧喧 騰,輿論最關注卻是五年前尋求連任敗北、對動向不吭一聲的前總統薩科齊(Nicolas Sarkozy)。早在2014年底薩科齊出山參選共和黨主席時,大家就心有靈犀:這傢伙絕 對是在打算2017的大位。縱使司法案件纏身,他在右派選民間之支持度依舊非常高, 就算尚未宣布參選,他也早和偏中右派的朱佩成為兩大熱門,各大民調均看好朱佩─ 薩科齊於第二輪對決(初選也是兩輪制)。這掀起了輿論熱烈討論,泛左支持者對薩 科齊之厭惡程度嚴重到認真考慮參加泛右初選的地步,畢竟「贏泛右初選者得天下」, 反薩科齊選民當然不想在薩科齊─勒龐間作痛苦抉擇。「花兩歐讓薩科齊吃鱉?值 得!」這是許多泛左選民的心聲。   然後,本場選戰第一起意外發生了。薩科齊是在截止日期前宣布參選了沒錯,但 人算不如天算,三個月後出線的竟然是黑馬費雍,大熱門朱佩於第二輪慘敗,至於薩 科齊連首輪都沒過,慘遭淘汰。費雍乃薩科齊任內做滿五年之總理,於經濟面上倡導 極端資本化:主張大裁政府雇員50萬人、傾向39小時之週工時、延長修業年限、降低 營利事業所得稅、刪除遺產稅,基本上就是站在梅朗雄的對立面,被喻為「法國的柴 契爾路線」;社會議題上則極端保守:強化移民管制、增加警力與其預算、堅決反對 代理孕母與同婚領養。據信,費雍能在朱佩和薩科齊夾殺間脫穎而出,正是由於全民 反同婚聯盟(La Manif pour tous)替之背書的緣故。 歐蘭德的決定   正當泛右初選打得如火如荼時,新聞版面一角一直存在一位政治素人的身影,他 是時任經濟部長馬克隆(Emmanuel Macron)。   「這是誰?」這是2014年馬克隆被拔擢為部長時,媒體記者競相拋出的問題。當 年歐蘭德經濟路線大轉彎,偏左的蒙特布赫(Arnaud Montebourg)因批判而遭撤換, 身為總統幕僚的馬克隆就被推上了前線。他今年也不過39歲,入府前只在金管會 (Inspection generale des finances)及投資銀行工作過,稱之為政治素人不太為 過。儘管身為內閣成員,但馬克隆並沒有加入執政之社會黨(Parti socialiste), 而是以黨外技術官僚的身分繼續在歐蘭德底下做事。   馬克隆任內力主鬆綁企業營業規範、降低聘用成本以刺激商業行為,為歐蘭德的 社會民主路線辯護,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形象深刻人心,再加上面貌姣好,入閣後迅速 成為媒體寵兒。然而久而久之,他越來越像脫韁的野馬不受控制,年輕的經濟部長希 望作更大幅度的改革,總統及總理則有所顧忌,雙方的摩擦與日俱增。2016年4月, 馬克隆拋出一顆風向球:宣布成立名為「前進(En marche !)」之新政黨。由於民調 中,馬克隆一直是最受歡迎的內閣成員,甚至是當今全法最受歡迎的政治人物,媒體 早就猜想他有更上層樓的野心,也許形象清新、沒有包袱、曝光度高讓他認為民氣可 用?數週前,他曾表示若歐蘭德參選,那他勢必「挺歐」,但創黨消息一出,立刻讓 人聯想示忠只是煙霧,而部長與總統、總理不合已達相當程度。但就算能當選總統, 國會沒過半又怎麼推法案?馬克隆和前進黨又有實力過半嗎?選民會不會因此卻步? 從當下的民調來看,馬克隆是有一定實力,但卻未必能撼動右派和極右派。   同年8月,馬克隆辭去經濟部長職務;11月16日,泛右初選前夕,馬克隆正式宣布 參選,這對一手提拔他的歐蘭德無疑是當頭棒喝。歐蘭德只能眼睜睜看著昔日愛將、 心腹、操盤手的背叛身影而無言以對,畢竟支持度天差地遠是殘酷事實。久經思考後, 或許是現實考量、或許期待歷史定位還他公道,歐蘭德放下身段,宣布成為第五共和 第一位不角逐連任的總統。   對歐蘭德支持者來說,馬克隆出線不見得是壞事,誠心而論,兩人社經立場相去 不遠,但支持度卻有天壤之別。一方面,馬克隆為檯面上最支持現今歐盟政經框架之 候選人,對於中產與知識階級有莫大吸引力;另一方面,他自稱為超越左右的「進步 派」,拒絕傳統標籤意圖左右逢源,在今日法國對老政治人物心生厭倦之際,新人新 氣象或許能讓選民買單。   這是選戰第二個轉折點,同時也宣告泛左初選正式開始。   泛左初選也是分成兩輪投票,最被看好能進首輪的分別是總理瓦爾斯(Manuel Valls)和前工商部長蒙特布赫(Arnaud Montebourg),而兩人分別為黨內中左以及 傳統左路線之代表。如果說馬克隆和歐蘭德間有種若即若離的尷尬關係,那瓦爾斯和 歐蘭德間就是立場高度重疊的連體嬰,因此歐蘭德棄選讓總理瓦爾斯(Manuel Valls) 鬆了一口氣,能名正言順地猛虎出匣。至於蒙特布赫,他老兄上次初選在不被看好的 情況拿下第三名,之後出任工商部長,卻因大肆批評歐蘭德經濟政策而丟官,套一句 老左派政治人物的名言:「當部長就要好好閉嘴,誰有意見誰就先滾蛋。」失業後他 沉潛了一段時間,這次再出山,被認為是反歐蘭德派的代表。   誰知道泛左初選也爆冷,獲勝的既不是瓦爾斯、也不是蒙特布赫,而是另一位叫 做阿蒙(Benoit Hamon)的前教育部長。阿蒙的立場接近極左,當年和蒙特布赫炮口 對內一起被撤換,之後加入社會黨的反歐蘭德陣營。他主張根本性改革,最引人非議 者為「無條件基本收入」,力主每月發放750歐元之生活津貼(註);其次還有對自動 化機具課稅、勞基法砍掉重練、維持35小時工時、賦予外籍居民投票權、擴大創制複 決權、2025年前增加再生能源比重至50%等。媒體評估,阿蒙之所以能出線乃肇因於鐘 擺效應,歐蘭德及左派右翼之慘況讓左派左翼處優勢地位,又阿蒙比蒙特布赫更年輕、 更理想化、更能讓左派支持者燃起希望,因此創造了開選來第三起驚奇。   終於,主要候選人已通通就位,然後,波折又出現了。 註:「無條件基本收入」和「基本薪資」是不一樣的概念。基本薪資或最低薪資是指 任何全職工作的薪水下限,但無條件基本收入卻是一筆無論工作與否,所有人皆得領 取的款項。背後的意義在於正視人的存在,無條件保障人的生存權,故與其稱之為薪 資、收入,倒不如說是種津貼。 -- Statistiquement tout s'explique, personnellement tout se complique. --

QR Code



※ 發信站: 批踢踢實業坊(ptt.cc), 來自: 114.37.240.65
※ 文章網址: https://webptt.com/m.aspx?n=bbs/HatePolitics/M.1492789642.A.8FE.html
1F:推 DingLey: 被IS這麼一稿 大概右派的會贏了 04/22 00:00


2F:推 gn01838335: 幹gogo 04/22 00:10
3F:推 Ruminative: 先推再看,感謝 04/22 00:17
4F:推 victoryman: 推 04/22 00:25
5F:推 DingLey: 還是老毛子那種四分之一套民主最佳.永遠只有普京大帝 04/22 00:46
6F:推 dragonjj: 極左派這位的政見很符合法國移民的口味,啥都不做就有 04/22 08:34
7F:→ dragonjj: 錢領啊,穆斯林一定開心支持他,呵呵 04/22 08:35
未必,首先只靠750歐活一個月基本上是是不可能的事,還是要工作。接著 人民不是白癡,這政策一推出來,市場薪資水準一定會下修(看看那精美 的22K效應),對想翻身的人非常不利。最後,困居貧民窟進而產生反社會 傾向的移民並沒有想像中的多,到了第二第三代,有辦法自力更生甚至事 業大紅大紫的還是佔絕大多數。
8F:推 darknight127: Viva M幨enchon! 04/22 10:00
9F:→ darknight127: Viva Melenchon! 04/22 10:00
※ 編輯: turtle1210 (114.44.202.64), 04/22/2017 12:47:36
10F:推 jimmy5680: 幫推長文 04/22 14:01



like 熱門文章




like.gif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

搜尋功能

請輸入看板名稱,例如:BuyTogether站內搜尋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