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_Chat 板


LINE

謝謝s大總整理: #1Ux2TN6U (C_Chat) 也謝謝lee大和tkg大的第六集精神糧食~ https://i.imgur.com/jNrzUh8.jpg
https://i.imgur.com/6VAU2OD.jpg
上一回Ch. XIII: #1V-lY2Ac (C_Chat) 本回Ch. XIV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史拉轟自己也不明白,為什麼他的聖誕聚會, 頓時成了校園裡沸沸揚揚、引人熱議的焦點。 這一直以來,都只是讓他滿足虛榮、 享受著愛徒與名流環伺的私人場合。 現在這麼一來,受邀參加宴會,甚至加入史拉轟俱樂部, 儼然成為霍格華茲校園裡最為風光的事蹟。 尤其,在五六七年級的學生群裡。 面對這在先前的教書生涯裡, 未曾經歷過的注目,史拉轟自然是樂在其中。 他不明白的是,這是群見識過異常極端現象的學生。 從密室的石化獵殺、逃犯闖入城堡而外宿禮堂, 到三校聯合的聖誕舞會、與棄學的學生炸開煙火。 這些學生們早已在無意間習慣,每年總要有些鬧事喧騰。 史拉轟的宴會,只是在這個看似寧靜的學年,難能可貴的共同話題。 當然,話題的熱度, 還是遠比不上那個被選中的人, 以及那位憔悴消瘦的落魄千金。 只是沒有人敢明目張膽地談論綴歌.馬份, 而對哈利的注目,恰好與史拉轟的宴會重疊。 —— 他會帶誰去參加宴會呢? 霍格華茲自然有不少喜歡主動出擊,狩獵男伴的少女。 但即便如葛來分多的交際花羅咪凡,也沒有主動接近哈利的勇氣。 總是與其他興致高昂的友人成群結隊地跟在他身後, 又在好不容易鼓足士氣後,又頹喪地打退堂鼓。 畢竟兩年前,哈利與綴歌如夢如幻的聖誕共舞,早已成為傳奇。 況且,校園一隅的流言蜚語都說, 在與綴歌長年曖昧之後, 哈利的交往對象是雷文克勞的張秋。 似乎,在那群憧憬聯誼打扮、熱衷男女情事的中低年級少女眼裡, 一旦被哈利邀請參加宴會,便能一舉在校園的社交圈裡, 有著能與七年級的張秋與六年級的綴歌相提並論的地位。 這般氛圍,連向來總是反應慢了數拍, 為此曾經惹得綴歌連番著惱的哈利,都有些警覺。 下意識地選擇逃避,直到終於在宴會前一天, 陪著妙麗在圖書館裡用功時,才退無可退地提起這個話題。 「你不要一直不耐煩的踢腳。這麼不想讀書就出去!」 在妙麗的斥責裡,哈利有些委屈的坐直了身。 他當然不想唸書,但更不想見到榮恩。 這陣子,榮恩始終和文妲黏在一起。 兩人雙唇臉蛋糾纏膠漆的程度,令人不適- 可能因為他們無時無刻相黏的臉,讓哈利總是想起奎若教授。 況且,他也想陪陪妙麗,出於面對情傷的情誼。 「我只是在煩惱到底要找誰才好。」 心裡當然早已有了不可能的答案,只能百般無力地尋求協助。 所幸妙麗一聽見這句話,便臉色凝重地蓋上書本。 「我是認真的。你必須好好想一想。」 見到哈利的眼光飄忽,妙麗加重了語氣。 「絕。對。不要想隨便找一個人打發。」 「尤其絕對不能找那群花痴。她們突然對你興趣,」 「只是因為《預言家日報》說你是被選中的人。」 妙麗語氣嚴肅到彷彿哈利的念頭是想打劫古靈閣, 讓哈利忍不住開了玩笑。 「但我就是天選之-抱歉!!!我只是在開玩笑!!!」 話沒說完,妙麗額邊的青筋一跳,冷冷地拿起沈重的課本。 哈利只好在被迫加入差點沒頭的尼克前,連聲道歉。 「你自己想清楚。隨便找人的後果自負。」 妙麗冷冷地說著,白了白眼,哈利忍不住反駁。 「你自己不也隨便找...」 話沒說完,感受到妙麗揚起的怒氣,膽寒的吞下了沒說出口的名字。 「那不一樣!」 妙麗倨傲地說著,抱起了厚重的書本,顯然決定不再搭理哈利。 哈利也趕緊手忙腳亂地收拾,才剛站起身, 妙麗突然壓低了聲音,夾帶異常嚴肅的語氣。 「你自己想清楚。」 「尤其如果你不想重演張秋事件。」 一聽到妙麗的話,哈利心亂了幾拍,冷不防腳底一陣踉蹌。 好不容易追出圖書館,趕上妙麗的腳步,心急如焚。 「什...什麼意思?」 妙麗頭也不回,語重心長的說著。 「不要裝傻。反正我已經警告過你了。」 —— 「馬份小姐,您確定要這麼做嗎?」 史拉轟的派對當天,綴歌正準備踏出萬應室, 諾特突然略帶憂心地開口。 綴歌停下腳步,略帶不解地看著諾特。 「您始終沒名言,我也一直沒過問。」 「但是,您肯定被賦予了什麼任務吧。」 綴歌瞇上了眼,試著看穿諾特的心思,也同時瞄了瞄他身旁的高爾。 發現兩人有著類同的憂心。 「我們看到您帶了一些魔藥。」 在綴歌一語不發的凝視下,高爾坦言以對。 「你們已經涉入得夠深了。」 「關於那個任務,你們知道的越少,可能遇到的危險也越低。」 「別再多問了。我知道我在做什麼。」 說著轉過身,留下兩人,踏出了萬應室。 右手稍稍顫抖地握了握長袍內袋裡的藥瓶, 重新衡量著計畫,估算失敗的風險。 儘管克拉看似對自己的任務一無所知,但他既然已經甦醒, 也許還是要有些動作,以免他胡亂向黑魔王報告, 更避免萬一黑魔王問起,自己沒有得以滿足黑魔王的答覆。 只是與此同時,也不能再重演任務出錯, 險些危害學生的失策。 左思右想,最理想的作法,也許是從教師下手。 例如,在史拉轟教授準備給鄧不利多的禮物裡置入毒藥。 倘若鄧不利多真的糊塗的中毒,賽佛勒斯絕對有能力搶救。 甚至,即便是史拉轟誤食, 相信這位魔藥大師也會有能力自行排解。 是蓄意失敗的計畫,卻也足以達到為自己開脫的目的。 不敢細思的是,內心深處的某個角落裡, 隱隱約約,有著微薄的一點奢望。 也許在失敗之餘,能引來鄧不利多介入。 已經不確定此刻的自己, 是在深陷黑暗裡猶自希冀能重見光明, 還是只是在無盡責疚自我放棄前,最後的一點掙扎。 這麼想著,踏上城堡六樓。 與既往的魔藥學教授不同,史拉轟教授的辦公室並不在地窖裡。 這一來是因為,儘管已經改任黑魔法防禦術, 賽佛勒斯選擇留用著既有的辦公室。 除此之外,除了授課時避無可避之外, 史拉轟教授顯然不想長時間留在地窖裡。 迴廊遠端的燭火熠熠,傳來幾聲呼遠忽近的歡聲笑語, 看來宴會已經開始。 看著四下無人,取出了魔杖。 無聲地打開了史拉轟教授的辦公室大門, 意外發現他的辦公室並沒有太多警戒。 閃身進入後,辦公室暖熱異常。 見到辦公室深處的大釜沸騰,霎時明白。 儘管沒有多餘的魔法防護,不斷蒸騰的藥霧,卻讓闖入者無法久待。 趕忙取出了向諾特借來的偵測器, 很快地在辦公桌後,禮物堆積如山的長桌上, 找著了附上「鄧不利多」小卡的包裝。 魔杖輕擺,彈開了酒塞。 蜂蜜酒在橡木桶久釀的濃醇酒氣衝鼻。 突如其來的酒氣夾雜著魔藥的氣息, 令只習慣淺酌的綴歌微微一暈。 將長袍裡的魔藥混入其中,魔杖一擺,恢復了包裹後,踏出教室。 還沒來得及掩上辦公室的大門, 冷風灌耳,催化了吸入體內的魔藥。 綴歌突然一陣頭暈目眩,只得扶著邊牆, 閉上了眼,緩緩恢復心神。 身後卻響起了此刻最不想聽聞的聲響。 腳邊一陣輕軟,響起一陣貓鳴,以及管理員粗魯的喉音。 「逮到你了!你在這裡做什麼!」 —— 史拉轟的宴會鬧騰,在哈利帶著露娜現身後,更是全場耳語不斷。 八卦早已傳開,挾帶妒恨的訕笑頓時傳遍校園。 癡迷社交的女孩們一面嘻笑露娜的裝扮,也低語慶幸- 在她們眼裡,哈利絕對不可能與古怪的露娜交往, 對她們而言,這自然意味著她們攻略哈利,尚有轉機。 喧擾傳到史萊哲林的交誼廳時,月桂與潘西互看了彼此一眼。 都明白這意味著什麼,站起了身,準備踏上六樓。 宴會上,史拉轟得意地四處遊走,與過往俱樂部的成員交談。 像個莊園主人似的,得意也滿意地看著豐收有成的作物。 哈利卻發現,妙麗在宴會上總是魂不守舍。 一面閃躲著葛來分多出了名的玩棍寇馬.麥拉(她活該), 一面似乎在等待著誰的現身。 突然想起了妙麗「如果不想重演張秋事件」的叮嚀, 哈利頓時也心神不寧起來。 果然在一陣暴跳如雷的怒罵聲中,見到朝思暮想的清瘦身影。 飛七氣得眼珠都快瞪出眼眶,卻顯然不敢對綴歌造次。 習慣對違規學生動手動腳的管理員, 只敢隔著數步之遙,站在綴歌身後,目看她走入會場。 「說啊!這個時間你在走廊上鬼鬼祟祟得幹嘛?」 「最好別告訴我,史拉轟教授有邀請你參加宴會!」 飛七斥責著,綴歌卻眼神疏冷,渾不在意。 哈利這才發現,自己已經許久,沒有這麼近地觀察她的模樣。 就連幾個月前,無論病床畔還是列車上, 自己的心思多是擔憂難捨,忽略了仔細凝視她的外貌。 雖然姿容依舊脫俗,但綴歌的雙頰更消瘦了。 隱隱浮腫的雙眸下,留有淡淡的,無以成眠的痕跡。 過去幾年,總是充滿情緒看著自己的靈動眼神蕭索, 只是在渾身散發的寒氣裡,漠然望向前方。 「沒有人邀請我,是我自己想闖進來。高興了嗎?」 面對飛七的質問,綴歌淡淡地,渾然事不關己般的說著。 這番話激得飛七更加憤慨。 史拉轟派對上的賓客,在認出綴歌後, 也紛紛側過頭,不忍多看馬份家大小姐的落魄模樣, 尤其不忍看婷婷玉立的古老豪門之女, 在父親入獄、家族蒙黑後,落得如此清瘦, 甚至想私闖未曾受邀的私人聚會。 「不!我不高興!」 「你麻煩大了,你!」 「校長不是說過,除非得到許可,否則禁止在夜間出來遊蕩!」 「喔真懷念總督察在的日子,我本來可以好好懲戒你這個不知輕重的小鬼!」 飛七怒吼著,口水因為抑制不住興奮噴了滿地。 眼看綴歌如此公然受辱,哈利心底自然是難受已極。 不自覺地握緊了拳,右手也探入長袍,摸索著魔杖。 卻也有些意外地發覺,一旁的妙麗也皺著眉,異常關切地看著綴歌。 忍不住懷疑,這兩人什麼時候搭上關係? 「沒關係啦,阿各,沒關係。」 「現在是聖誕節,想參加派對又不犯法。」 「就這一回吧,我們不處罰,你可以留下來,綴歌。」 眼看著派對氣氛尷尬,史拉轟連忙開口打著圓場。 也打斷了哈利的猜想。 飛七的表情夾雜了憤怒與失望, 綴歌卻依舊一臉不在意,似乎也沒有想要留下的意思。 這讓哈利更加確定了。 綴歌會如此冒失地闖入派對,一定有著什麼深沈的秘密。 哈利猶豫著要踏向前,卻聽見懾人的語調自史拉轟身側傳來。 「我有話跟你說,綴歌。」 石內卜站了出來,森冷的目光掃射。 哈利意外發覺,在石內卜凝望綴歌的眼神裡, 似乎罕見地閃過了複雜的情緒。 那是什麼? 與自己如出一轍的擔憂、難捨與心慟? 似乎,還夾雜了點恐懼與不安。 益發意外地發覺,看著石內卜凝望綴歌的目光, 自己似乎隱隱對石內卜有了幾許感激與好感。 「喔算啦,賽佛勒斯!現在是聖誕節,別太嚴厲!」 「再說,沒有邀請馬份小姐,可以說是我的疏忽。」 「我永遠忘不了,幾年前參加過她那精彩的見習舞會,應該回禮才是!」 史拉轟似乎深恐氣氛鬧僵,浮誇地下詔罪己。 同時朗聲對全場宣告,似乎想重新喚起宴會的氣氛。 「你們都聽說過吧!那可是半世紀以來最成功的舞會呀!」 「噢我真懷念那美好的時—」 一言未了,石內卜卻毫不領情地打斷。 「我是他學院的導師,由我決定該不該嚴厲。」 「跟我來吧,綴歌。」 石內卜說著,伸出右手,輕輕搭在綴歌的肩上,兩人走了出去。 留下了瞪著一雙大眼的史拉轟。 只見他又圓滑地轉過身,再次朝著全場開口。 「哎呀呀,賽佛勒斯的缺點就是性子過份認真了!」 「太可惜了!本來還想請波特與馬份小姐示範開舞的。」 「聽說他們在兩年前的聖誕舞會,可是留下了雋永的一幕哪。」 「不過無所謂,賽佛勒斯也錯過了好東西。」 「各位!容我隆重介紹另一位姍姍來遲的嘉賓—」 史拉轟說著,頓了頓,擠眉弄眼地在原地轉了一圈,看著全場。 「我從前的學生,也是遠比洛哈暢銷的冒險作家埃德・滑坡!」 「以及他的夥伴,《與吸血鬼同行的日子》的主角,吸血鬼桑吉!」 派對的氣氛再次歡騰,連哈利也不得不佩服, 史拉轟教授在這樣的社交圈裡,確實有傑出的手腕。 趁著會場再次沸騰,哈利看了看妙麗,默契十足地點了點頭。 見到妙麗走向露娜,拉著她開始談話, 避免她有被拋下的感觸後,哈利躲到角落,抽出了隱形斗篷。 這也許是個絕佳的機會,得以探知, 綴歌究竟被交付了什麼樣的任務。 —— 在空無一人的教室,哈利從未聽過石內卜如此憂心的語氣。 「你需要休息,綴歌,要是你...」 「我沒事的。」 綴歌輕輕地說著。 「你不需要自己承受那麼龐大的壓力。」 「這樣太容易出錯了!那條項鍊……」 「我都不清楚你到底想做什麼。」 「保護他?警告他?還是…..」 石內卜欲言又止。比起憤怒,他的語氣有著更多關切與不捨。 哈利越來越不敢想像, 綴歌究竟面對著,有經歷了什麼樣的事情, 會讓擅長鎖心術的石內卜如次表露情緒。 「我說過,沒事的。」 話聲輕虛,還是那般拒人千里之外的溫柔。 「我不希望你自己承受這樣的情緒,與那個計畫。」 「我可以幫你。為什麼不願意告訴我?」 聽著此時宛若慈父般,幾乎表現心傷的石內卜, 哈利難免記起了特快車上與醫院廂房裡的自己。 為了將自己與石內卜的情緒重疊,感到一絲彆扭。 「你出生的那天,我對魯休斯與水仙發誓過要保護你。」 「綴歌,那之後,你媽媽也來找過我。」 「我立了兩個不破誓...」 哈利還在思索這句話的意義。 但不破誓三個字,似乎讓綴歌開始猶豫。 空蕩蕩的教室裡,陷入了漫長的沈默。 然後,綴歌終於開口。 語氣平順,卻極其緩慢、用力地說著。 「我,不能夠,在拖連任何人了。」 「尤其,是重要的人。」 不知怎的,似乎每個頓點, 都聽得見晶瓷落地,碎灑石室的碎裂聲。 哈利彷彿可以看見,綴歌在自己眼前, 絲綢一般,及肩的髮尾輕顫。 用著她青出於藍的鎖心術努力著, 不讓自己最深沈的恐懼與悔恨傾瀉。 「你不知道,我經歷了什麼,賽佛勒斯。」 「沒有人知道。」 綴歌說著,週遭的空氣似乎隨著她吐露的心聲逐漸凍結。 「這樣活著,好痛苦。」 坦承,往往帶來寂靜。 哈利只覺得似乎被催狂魔穿身而過, 胸口結成了冰冷的鉛塊,不住下墜直到胃腑。 教室再次陷入死寂。 直到石內卜的腳步聲響起, 帶著他疲憊已極的哀傷語氣。 「我知道你的感受。」 「如果你願意,來我的辦公室吧。」 石內卜口吻堅定,試圖為顫抖的回音帶來平靜。 「我想告訴你,我的故事。」 哈利的心思,被疾首的心疼盤據, 差點忘了閃避走出教室的石內卜。 看著一襲黑影垂著頸,消失在長廊盡頭, 哈利探了探腦,發現綴歌在教室裡無力地站著。 輕巧地走進教室,脫下了斗篷。 綴歌還是失了神一般,始終沒有抬頭。 再走近了幾步,綴歌終於轉過了身。 空洞的眼神,卻是朝著自己,舉起了魔杖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又可以回去寫第一集啦(撒花 稍稍改寫了以前寫過的片段:) --
QR Code



※ 發信站: 批踢踢實業坊(ptt.cc), 來自: 111.241.172.229 (臺灣)
※ 文章網址: https://webptt.com/m.aspx?n=bbs/C_Chat/M.1610615700.A.197.html
1F:推 jojoshoe: 瞬間以為哈利會邀請翠菊的我是怎麼了? 01/14 17:27
2F:推 yuusnow: 還在夢裡XDDD 01/14 17:27
3F:→ yuusnow: 是說看到現在,我發現哈利的隱形斗篷在綴歌前面根本完全 01/14 17:28
4F:→ yuusnow: 沒有用wwww 綴歌每次都知道哈利在現場的哪裡www 01/14 17:29
嗚因為我複製成沒有特別說 哈利脫下斗篷的那一個版本QAQQQ
5F:推 jojoshoe: m大沒提我真的都快忘記有飛七這段就是了 01/14 17:30
6F:→ jojoshoe: 石內卜會提早跟綴歌坦承母鹿護法嗎?(啊...母鹿組... 01/14 17:30
7F:→ jojoshoe: 然後感覺哈利又要躺了 01/14 17:30
8F:→ jojoshoe: 愛——比死神的聖物更加強大 01/14 17:30
9F:推 yuusnow: 綴歌跟賽佛勒斯這對義父女,都是母鹿護法阿....... 01/14 17:32
10F:→ yuusnow: 哪怕綴歌看不到哈利,但她用愛就知道哈利在哪...... 01/14 17:33
11F:推 xz059450: 老石那句「我想告訴妳,我的故事。」微微地勾起了我內 01/14 17:39
12F:→ xz059450: 心的悸動,推推:) 01/14 17:39
13F:推 lee27827272: 妙麗敲頭那段真的經典XDD 01/14 17:42
14F:→ lee27827272: 這個哈利在廁所真的有可能下手嗎,感覺他比較可能會 01/14 17:43
15F:→ lee27827272: 站著給綴歌打XDDD 01/14 17:43
窩不知道~
16F:推 cs2208209: 都快不知道是不是有內建哈利雷達了X) 01/14 17:46
嗚因為複製錯了啦QAQQQ ※ 編輯: monica21 (111.241.172.229 臺灣), 01/14/2021 17:51:34
17F:推 sd53321: 廁所大戰前要先辦公室大戰嗎…… 01/14 17:49
18F:推 Freewind0906: 隔著文字與螢幕都能感覺到綴歌的壓力和痛苦,特別 01/14 17:59
19F:→ Freewind0906: 是那句 01/14 17:59
20F:→ Freewind0906: 「這樣活著,好痛苦。」 01/14 17:59
21F:推 yuusnow: 綴歌現在去做憂鬱指數測驗一定爆表。 01/14 18:25
22F:推 Rfaternal: 推推 榮恩跟文妲這麼惹人厭喔wwww 哈利居然會想到奎諾 01/14 21:23
23F:推 Rfaternal: 現在言哈都是開始輕鬆後面大撒鹽 01/14 21:34
24F:推 z101924512: 原作跩哥好像也真的發現過隱形的哈利好幾次耶 01/14 22:16
25F:→ z101924512: 一次是活米村,一次是列車上 01/14 22:16
26F:推 alanalg: 想到奎若XDDD 01/14 22:18
27F:推 alanalg: 名言 => 明言 01/14 22:20
28F:→ alanalg: 類同 → 雷同? 01/14 22:21
29F:推 lelo7410: 推推 01/14 22:35
30F:推 alanalg: 在拖連 => 再牽連? 01/14 22:38
31F:推 alanalg: 廁所事件變成教室事件了嗎! 綴歌QQ 01/14 22:41
32F:推 westjatht: 依綴歌的個性這時間只會選擇癱瘓哈利而不是攻擊吧 01/15 04:08
33F:推 acer5738G: 我超喜歡電影那一幕「她們接近你只是因為預言家日報說 01/18 03:12
34F:→ acer5738G: 你是秋森萬」「但我真的是秋森萬啊」(妙麗打下去 01/18 03:12
35F:→ acer5738G: 哈利大概還是會三步殺吧,他又不曉得效果 01/18 03:13
36F:→ acer5738G: 對方明顯不留情丟惡咒的時候隨手試一下 不奇怪 01/18 03:13
37F:推 Kagami3421: 看完推 01/24 21:07
38F:推 ken40220a: 綴歌果然是善良的孩子,以不傷害最多人做下毒的考量 01/24 21:15





贊助商連結

918預售屋新成屋團購資訊平台

like.gif 您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
icon.png[問題/行為] 貓晚上進房間會不會有憋尿問題
icon.pngRe: [閒聊] 選了錯誤的女孩成為魔法少女 XDDDDDDDDDD
icon.png[正妹] 瑞典 一張
icon.png[心得] EMS高領長版毛衣.墨小樓MC1002
icon.png[分享] 丹龍隔熱紙GE55+33+22
icon.png[問題] 清洗洗衣機
icon.png[尋物] 窗台下的空間
icon.png[閒聊] 双極の女神1 木魔爵
icon.png[售車] 新竹 1997 march 1297cc 白色 四門
icon.png[討論] 能從照片感受到攝影者心情嗎
icon.png[狂賀] 賀賀賀賀 賀!島村卯月!總選舉NO.1
icon.png[難過] 羨慕白皮膚的女生
icon.png閱讀文章
icon.png[黑特]
icon.png[問題] SBK S1安裝於安全帽位置
icon.png[分享] 舊woo100絕版開箱!!
icon.pngRe: [無言] 關於小包衛生紙
icon.png[開箱] E5-2683V3 RX480Strix 快睿C1 簡單測試
icon.png[心得] 蒼の海賊龍 地獄 執行者16PT
icon.png[售車] 1999年Virage iO 1.8EXi
icon.png[心得] 挑戰33 LV10 獅子座pt solo
icon.png[閒聊] 手把手教你不被桶之新手主購教學
icon.png[分享] Civic Type R 量產版官方照無預警流出
icon.png[售車] Golf 4 2.0 銀色 自排
icon.png[出售] Graco提籃汽座(有底座)2000元誠可議
icon.png[問題] 請問補牙材質掉了還能再補嗎?(台中半年內
icon.png[問題] 44th 單曲 生寫竟然都給重複的啊啊!
icon.png[心得] 華南紅卡/icash 核卡
icon.png[問題] 拔牙矯正這樣正常嗎
icon.png[贈送] 老莫高業 初業 102年版
icon.png[情報] 三大行動支付 本季掀戰火
icon.png[寶寶] 博客來Amos水蠟筆5/1特價五折
icon.pngRe: [心得] 新鮮人一些面試分享
icon.png[心得] 蒼の海賊龍 地獄 麒麟25PT
icon.pngRe: [閒聊] (君の名は。雷慎入) 君名二創漫畫翻譯
icon.pngRe: [閒聊] OGN中場影片:失蹤人口局 (英文字幕)
icon.png[問題] 台灣大哥大4G訊號差
icon.png[出售] [全國]全新千尋侘草LED燈, 水草

請輸入看板名稱,例如:BuyTogether站內搜尋

TOP